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新聞中心 > 時尚娛樂
“老戰友”再唱《長征組歌》傳精神
發佈時間:2021-01-05 10:46:00

  “紅旗飄,軍號響。戰馬吼,歌聲亮。鐵流兩萬五千裏,紅軍威名天下揚。”一部大型華人音樂經典作品《長征組歌》,記錄了中國工農紅軍而兩萬五千裏的偉大征程,也成為好幾代中國人心中永恆的記憶。日前,一場紀念《長征組歌》首演55週年的音樂會在京演·民族文化宮大劇院上演。

  帶來這場演出的是老戰友合唱藝術團,登台的演員們大多白髮蒼蒼,不少人已七八十歲高齡,他們中有十幾位曾參加過1965年8月1日《長征組歌》的正式首演。而他們所登台的劇院,也正是當年《長征組歌》首度唱響的地方。時隔數十年,《長征組歌》的恢弘旋律又一次迴響在這裏。

  演出當天,老戰友合唱藝術團88歲高齡的團員謝公燦就在舞台上,十首曲子唱下來,不知不覺已經站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,她身邊的老戰友魯祖力也是參加首演的演員,她們互相攙扶着走下台時,腿都有點不會打彎,但謝公燦還激動萬分地發了一個朋友圈:“當大幕拉開的瞬間,我彷彿回到了55年前!我變年輕了!”

  當年32歲的謝公燦是北京軍區政治部戰友歌舞團(下稱“戰友歌舞團”)的女低音聲部長,雖過去這麼多年,排演《長征組歌》的情形依舊曆歷在目。1965年是紀念紅軍長征勝利30週年,曾參加過長征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開國上將蕭華,回顧他的真實經歷創作了12首史詩。隨後,作曲家晨耕、生茂、唐軻、遇秋選擇其中的10首譜成了組歌。當年8月,在指揮家唐江的執棒下,戰友歌舞團首演了這部作品。

  “當年我們團的演員都比較年輕,沒有人蔘加過紅軍長征,排練時就都要學習長征的故事,很多學習資料每個人都要念,很多軍區的領導和老首長也來給我們講長征的故事,我記得最深的就是《一袋乾糧》的故事。”謝公燦回憶,由於《長征組歌》中的歌曲帶有很強的民族風味和地域特色,學的時候老師們也會講每首歌的背景與當地的音樂風格,全曲學下來,相當於跟着作品走了一遍長征路。

  當時的訓練也非常辛苦,每個人都要單獨考核,不只是聲音,還要考核動作和舞台表現。經過一系列嚴格的訓練和小範圍的試演,8月,《長征組歌》正式首演。“不光我們心情激動,大幕拉開以後,台下部隊的將軍們都特別激動。”謝公燦記得清清楚楚,演出結束後,很多將軍走上來説:“你們就是真正的紅軍了!”謝公燦謙虛地説:“我們不是紅軍,他們才是真正經過長征的人,但看着我們穿着紅軍服,聽着我們唱歌,他們覺得特別真實。”

  老戰友重聚成立合唱團

  《長征組歌》首演後極受歡迎,唱遍大江南北。隨着時間的推移,首演組歌的老戰友們一批批退休,或分散到其他文藝團體。1998年,老戰友合唱藝術團成立,當年的老戰友們為了《長征組歌》重新聚在了一起,至今20多年,無數次重唱經典。

  “我們退休後每年都聚會,每次聚會最後都是唱《長征組歌》,當時社會上業餘的合唱隊也多了起來,我們就想為什麼不成立一個合唱團?”謝公燦回憶,當時的合唱提倡“輕聲高位”,但老戰友們延續了當年首演《長征組歌》時周總理的囑託,“周總理説,我們的《長征組歌》要貼近羣眾,唱羣眾可以唱的合唱。”

  《長征組歌》首演指揮、原戰友歌舞團團長唐江也被請來,和老戰友們統計各聲部的人數,聯繫到了三四十位參加首演的演員。唐江老團長自己捐出五千元啓動資金,並在他的指揮下重排《長征組歌》。重排時,唐江還找到了《長征組歌》首演時,在總團業務辦公室擔任工作人員的肖振環。1965年,不少上傳下達的工作都由時年不到20歲的肖振環完成,她也是《長征組歌》首演的親歷者。

  肖振環也記得《長征組歌》首演前後的情景。從創作之初,周恩來總理就一直關注它的創排,“周總理説,我們的表演要打破合唱隊像一堵牆一樣在舞台上的風格,每個歌曲都加一點動作,還不影響演唱。”後來《長征組歌》演出時,周總理也來看過演出。“我記得有一次已經開場了,我認出了周總理身邊的一位工作人員,一回頭,發現總理在後排工作人員的位子上坐着。”肖振環説,總理入場時演出已經開始,為了不打擾觀眾,他悄悄坐在了後面,等到中場休息的時候才走到前面。“總理非常喜歡這十首曲子,每次都跟着哼唱,他最喜歡的是《過雪山草地》這一支。”

  如今,身為老戰友合唱藝術團副團長的肖振環已經76歲高齡,加入“老戰友”後,她常常擔任報幕工作,有時也穿上演出的紅軍服,跟着老戰友們登台演唱。“首演的那些老戰友們都是看着我長大的,這麼多年下來,我聽他們排練,薰也薰會了。”肖振環説。

  用長征精神重唱《長征組歌》

  2020年是《長征組歌》首演的55週年,老戰友合唱藝術團在石景山老幹部局的支持和幫助下,決定重演帶樂隊的組歌全曲。此時“老戰友”已吸納了很多新生力量,總人數達到近百人,當年參加過首演的老戰友越來越少,但只要身體允許,還是有十幾位當年的老戰友們再度重聚。

  肖振環依舊擔任報幕工作,並幫忙組織全團排練。有一次和樂隊排練時,肖振環忙着找合唱團團員,沒有看到腳下的兩級台階,一出溜兒,就順着台階滑了下去。“當時我以為就是崴了腳,看到大家都忙着合樂排練,我就沒出聲。”

  大家排練時,肖振環就坐下休息,需要她出面就忍着疼參加。直到完成了上午的排練,肖振環下午回家後才去了醫院,大夫一看是腳腕處骨折,趕緊給她用帶鋼板的護腕捆上。按理説腳受傷了應該靜養,但肖振環放心不下,以為演出時還要報幕,她就給腿抹藥噴藥,讓它先消腫。

  “很多當年首演的老同志,都七八十歲了,平時身體也不好,一聽説55週年演出,立刻什麼病都沒有了堅持要來。”她感覺到,這些老戰友們都在用長征的精神堅持着,自己當然也要堅持。演出當天,她咬着牙穿上高跟鞋報幕。“可惜我腿一疼就影響語速,報幕説話還是有點慢,我要能輕鬆一點就好了。我本來還想介紹一下為我們熱心演奏的增廣愛樂樂團,結果一疼,就忘掉了很多。”

  雖然肖振環自己感覺有些小遺憾,但《長征組歌》重演,更多的還是激動。她還叫來幾位和她同年入伍的老戰友當志願者,這些老戰友也都七十多歲高齡,當年也是首演的老演員,他們在這次演出中幫忙拉大幕,舞台上合唱團的人一眼就認出了他們,都熱淚盈眶。“大家越唱越激動,都想到了當時首演的情況,儘管合唱團裏也有沒參加首演的同志,但跟着老戰友合唱藝術團唱了20多年,也有了感情。”

  “有責任把歷史傳承下去”

  完整的《長征組歌》共10曲,時長約55分鐘,對老戰友們而言是個挑戰。別説要演唱和做動作,在舞台上站一個小時都會很辛苦,但謝公燦、魯祖力、王路明等老戰友們都堅持着。

  謝公燦身體一向不錯,從她聽説要登台唱全場之後,就一直在為這場演出做着準備。“主要是怕感冒,最近就一直注意。”謝公燦説,臨近演出一週時,她本來想洗個澡,但老人洗澡很容易着涼,她就沒敢洗。演出當天,她中午提前吃了午飯,抓緊時間休息了一會,就由孩子送到劇場。下午,她和團員們一起走台,與樂隊合樂,接下來化妝,在後台吃了盒飯就正式演出,一唱就是一個小時。

  “很多人跟我説,你站在台上,對我們就是最大的鼓舞,我覺得對我自己也是。”謝公燦很激動,她心裏想的是,為了《長征組歌》,自己只要能堅持就一定堅持。“我覺得自己很幸福,現在這個年齡了還能站在舞台上唱歌;我也覺得很榮耀,我還能傳承長征精神;最後就是責任,我覺得我應該來做這件事,我都88歲了,我想把我知道的這些事講給年輕人聽!”

  來源:北京日報

千島湖新聞網 責任編輯:姜智榮

淳安發佈

淳安發佈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